北极又现史前遗骸,2.8万年前幼狮遗骸保存完整,对人类可不是好事

幼狮遗骸

一个科学小组在对俄罗斯西伯利亚永冻层进行研究时,意外发现了两只狮子幼崽的化石,其中一只狮子名为“斯巴达”,通过测量分析该幼狮生活在距今2.8万年前,但它的遗骸保存完整,不仅容易腐败的软组织以及肌肉等保存完好,就连面部表情也栩栩如生,该化石可能是目前保存最完好的冰河时代动物化石(www.haoyo.net)。

另一只狮子幼崽“鲍里斯”的遗骸已经遭到部分损坏,而它生活的时间距今更遥远,大约在4.3万年前。

这已经不是西伯利亚第一次发现史前生物遗骸了,早些时候,科学家们就从这里的永久冻土层中,发现了大量的冰河时期生物遗骸,其中包括了:猛犸象,洞熊,洞狮,小马驹、狼崽以及各种鸟类遗骸。其中大多数生物遗骸保存都相当完整,给古生物学家们提供了宝贵的研究资料。

此次发现的这两只幼狮都是洞狮,洞狮在距今1万年左右灭绝,当时正值冰河时期末期,它们灭绝的原因,主要和两个方面有关:一是它们的主要食物欧洲野马灭绝,洞狮没能适应捕猎其他的动物;二来是因为洞狮需要洞穴,但人类在当时已经崛起,为了抢夺洞穴人类很可能与洞狮发生争斗,最终导致大量的洞狮被猎杀。

历经2.8万年,幼狮遗骸为何不腐?

尽管西伯利亚地区气候寒冷,但在夏季时这里的温度也能够满足植物的生长需求,微生物也会活跃起来。所以如果洞狮死亡在夏季,那么它们的遗骸也可能会被微生物分解,无法保留在现在。还有一些生物在死亡之后会被食腐动物吃掉,遗骸也会被破坏,无法保存在现在。

只有一些死亡时天气气温较低,而又没有被食腐动物破坏掉的遗骸,遗骸才可能会在低温中保存较长的时间,如果被埋入到了永冻层之中,该遗骸还可能被保存地更久。

比如:这两只幼狮就可能死于山体滑坡;或者死亡在各自的洞穴之中,在山体滑坡之后,遗骸被迅速冻结,长期保存在永久冻土层中,正因为如此,这两具幼狮遗骸才保存到了现在,且其中一具非常完整。

永冻层里的秘密

对于古生物学家而言,西伯利亚永久冻土层就是一个宝藏之地,因为当地埋藏着许多已经灭绝的史前生物遗骸,且不乏有保存非常完整的个体存在,只要找到它们并研究它们,就能够发表数篇有价值的论文。

但对于人类而言,永冻层里储存的不仅仅只有遗骸,还有病毒们。

1999年,科学家还在格陵兰岛深达2000米的地下冰芯中,发现到了“番茄花叶病毒”的影子,该病毒非常稳定,它们的基因组在冰层里埋藏了14万年还能被检测到。

科学家们还曾经在俄罗斯西伯利亚永久冻土层下约30米的地方,发现了一种名为“西伯利亚阔口罐病毒”,该病毒为新型病毒毒株,来自于大约3万年前。幸运的是,这种病毒并不会对人体产生威胁,但这依然值得我们警惕,因为:既然在冻土层中发现了3万年前的病毒毒株,那这意味着永冻层中,或许还隐藏着更危险的病毒,一旦它们复活,或将对人类造成严重的损害。

比如:永冻层中还可能储存着已经从人类世界中消失的“天花”。2004年,科学家们在几处古代墓穴中的尸体中,发现了感染的天花病毒。由于该项目遵循了严格的科学程序要求,以及在封闭的设施内部进行,所以该天花病毒并未流传出来,但也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信号。

还有,科学家们还在永冻层中的一具遗骸中,提取到了1918年大流感病毒,而要知道的是,1918年大流感可能导致了上亿人死亡。

而现如今,随着全球变暖,越来越多的史前遗骸被发现,远古病毒们可能也在等待着机会重新进入生态链。

当然,我们也不要太悲观,因为大多数生物遗骸被保留在活动层,而活动层会随着季节变化而不断消融、冻结,导致病毒失去活性。

现代生物的交流

除了远古病毒之外,现代病毒也可能会随着动物的迁徙而发生交叉感染。我们知道,随着全球变暖,北极地区的气温也将会升高,植被能够在此生根发芽。

植被的复苏,和气温的升高,也会使得一些生物,追寻着食物的踪迹迁徙到更北的地方,并与当地本土物种发生交流。在交流的过程中,两者身上的病毒和细菌也会发生交流,有可能会造成疫情的发生。

不过在野外环境中,食肉动物和食腐动物会控制当地患病的生物,而它们的胃酸和身体抗体能够消灭一部分食物中的病毒和细菌等,从而净化当地环境,所以在自然状态下,野生动物疫情很难发生,除非当地生态链失衡!

主营产品:风机,工业空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