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军该着急的,不是一个全球第一

(图源:网络)

伯虎点睛:小米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全球第一(www.Lunf.cn)。

对于昨晚的这场演讲,说实话,作为雷军的粉丝是有些失望的,没有半年前含泪高呼“押上荣誉为小米造车而战”的激情与真诚,只剩下满满的故事与套路。

以至于第二天大家讨论的不是小米的新品,而是“究竟是哪个女人敢把堂堂雷总训到衣服都湿了?”

尽管会上不乏惊喜,比如奥运会男子100米决赛中,以9.83秒刷新亚洲纪录的苏炳添,成为小米品牌代言人,比如停更了3年的小米MIX4终于续弦,B站1800万的观看人数也证明了雷军的影响力。但翌日小米股价下挫2.19%,意味着“全球第一”的新故事没能说服投资人。

三年磨“一块屏”

小米MIX,是一部概念机。一般手机的良品率在70%才可以生产,但当初小米MIX的良品率不足10%,需要面临巨大的风险。

面对记者的质疑,雷军说:“为了技术创新。为什么现在手机高度同质化?就是每个人都害怕失败。”

2016年10月25日,第一代MIX发布,以91.3%的屏占比,开创了全面屏手机时代;第二年,小米MIX2的底边屏幕再次缩短12%;2018年,小米MIX3不仅达到了93.4%的屏占比,并使用了前置双隐藏式摄像头。

在雷军的理解中,小米MIX系列是挑战“不可能”,不计一切代价。但此后3年,小米MIX系列陷入停滞,中间出来过一部MIX Alpha,但无法量产上市。

时隔3年后,小米MIX4重新迭代。小亮点不少,采用最新的晓龙888+处理器,安兔兔跑分83万;陶瓷机身减轻30%,最终重量225g;有120W有线快充和50W的无线快充,在极速模式下,10分钟充满80%;断网后还能定位;采用虚拟SIM卡,去卡后还可以联网。

当然最耀眼的还是CUP(Camera Under Panel,屏下摄像头)全面屏技术,因为花了5个亿,相当于5个小目标。

(图源:网络)

但在当初的研发阶段,雷军给了1个亿,小米的工程师不敢花,怕出不来成绩。不得不说,有时候工程师的预感也是挺准的,花掉了1个亿后,战战兢兢地跑到雷军办公室“请罪”,雷军沉默了一会,又丢出来1个亿。

这个是发布会现场视频里工程师的衷心讲述,看完后给人的感觉是,研发是个窟窿,但也说明了雷军一往无前的勇气,CUP全面屏技术到底是完成了。

但具体效果怎样呢?这中间还得加一段友商的故事。

最早把屏下摄像头用在手机上的是中兴,其在去年就发布了AXON20,尽管体验不如人意。但在今年,中兴又发布了第二代屏下镜头手机AXON30。这两款手机都用的直屏。

有人问中兴为什么不用曲面屏,中兴通讯终端事业部总裁倪飞说,不用曲面屏的屏下镜头技术,主要由于该技术还没达到完全成熟的水平,从商用两代屏下的经验来看,现在AMOLED直屏的效果更好。

话说的很中肯,但标的无疑直指小米,因为小米的小米MIX4正是采用观感更好的曲面屏。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不是中兴第一次挖苦小米,此前中兴还讽刺小米是PPT产品。

友商的故事不宜多说,但是屏下摄像头技术不够成熟是必然事实,这点从雷军在发布会上的发言也可以知道,“喜欢自拍的朋友,推荐大家买挖孔屏”。

高端转型之殇

相比小米MIX4的发布,雷军的个人经历演讲看点更足。雷军俨然已经从当初一个略显羞涩的CEO,变成了现在一个可以把故事娓娓道来的演讲家。

2018年7月9日这天,小米上市,雷军、林斌等一批创始人觉得小米的高光时刻来了,却没想到首日破发。为了纪念这个“破发”的日子,第二天雷军穿了人生中的第一条破洞牛仔裤。

但是厄运不止,小米手机虽然在市场上占有率不错,但是一直无法反映到股市上,小米的模式不被资本认可,股票跌个不停。2019年9月,股价已经从24块跌倒8块,跟发行价相比已经腰斩。最后,小米自己掏了36个亿回购。

而在这个股价低迷,压力巨大的时候,雷军却把高端定为了自己的一个新目标。

小米10是第一部进阶高端手机。但这款手机的发布也很是不顺,因为当时正值2020年2月,是全国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。雷军一个人在空无一人的现场,带着口罩对着镜头讲了近两个小时。

一年多过去了,截至发布会当天,小米10系列卖了577万台。这对小米和雷军来说是一个里程碑。

但在行业来看,小米却依然面临很大的挑战。根据IDC公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出货量前五名榜单可以看出,仅一个季度,华为Mate40 Pro的新机激活量就达到了451.83万部,位居高端热销机型第四位。

(图源:网络)

而且,华为的Mate40 Pro的基础版售价在6499元,而小米10的基础版售价在3399元,雷军还困在“我们小米的旗舰手机的定价都在3000以内,一下要定到4000块钱是不是疯了?米粉能接受吗?”的定义里。

而现在,小米MIX4时隔3年的出场,承载了雷军高端之路更多的想象。

这部手机,从一开始的定位就是运用极致科技,不计成本,一部不成功便成仁的手机,这也让雷军为其树立高端标签打下基础。反映到价格上就是,此前小米MIX3的最高内存版本也就3999元;而这部小米MIX4,基础版不仅破4,最高内存版本已经到达6299元。

可以说,在雷军害怕小米系列的高端之路伤害米粉感情的时候,小米MIX系列正承担起这种职责。而代价就是,小米系列和小米MIX系列的定位碰撞。

此次小米MIX4与上半年发布的小米11 Ultra相比差距并不大,主要是小米MIX4没有采用GN2,也就是雷军口中所说的“将近1英寸,它已经到了接近相机的标准”的传感器。背后的目的无非照顾这个上半年的产品。

三年全球第一?

雷军取得的第一次“第一”是在2014年,小米此时成立不过3年。这一年,小米销售了1500万部手机,占据中国手机市场14%的份额,成为国内第一。

正值意气风发的雷军,这年参加了乌镇举办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。峰会上,主持人问雷军未来的战略,雷军想都没想,当着当时手机销量全球第一的苹果副总裁布鲁斯塞维尔的面说,“五到十年,小米就变成全球第一”。

布鲁斯塞维尔只说了一句,It's easy to say, it's much more difficult to do.(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)在场人员都在笑。雷军回顾那个场景,说自己当时很尴尬。

7年后的2021年,小米在第二季度的出货量超过苹果,成为全球第二。同时,小米的机型在22个国家排到市场第一,在欧洲市场的份额超过25%。

于是这个乌镇中小米和苹果发生的故事,在2021年度演讲上就有了续集。雷军说,小米的下一个目标是“三年时间全球第一”。三星被盯上了。

但是,市场此时也发出了不同的担忧。

Canalys移动业务全球副总裁彭路平表示,该季度小米手机销量提升是天时地利人和因素叠加的结果,一方面整个芯片供应链影响手机行业;其次,苹果出货第二季度下降乃季节性因素,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苹果手机销量将有望重新提升。

所以说,在对战三星之前,小米还面临苹果的一次反击,雷军现在要做的是稳住全球第二的位置。

而现在,小米的对手除了这些拥有强大实力的外国产商,也迎来了一个新的实力派对手——荣耀。

在荣耀脱离华为麾下后,芯片的问题已经解决。8月12日,荣耀打出的高端品牌Magic3系列即将发布。根据官方透露的消息,同样使用晓龙888+、曲面屏,因为华为的遗传,荣耀Magic3系列发力重点在AI摄影上。

在国内市场上,第三方数据显示,荣耀的周份额恢复到了14.6%,已经成为中国手机市场前三的品牌。此前,在荣耀独立后的第一个季度这个份额降至仅3%。

此外,目前小米占据优势的欧洲市场,此前荣耀也在入场,荣耀的CEO也富有欧洲市场的经验,他曾担任过西欧地区部副总裁、华为意大利的总经理。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,荣耀都是一个潜在的对手。

但雷军目前可能更着急的是小米11的质量问题,这款大概从今年四月就爆出发热、WiFi问题的高端机,在售后和处理上并没有让当事人满意。在年度演讲上,雷军也直接从小米10跨越到了小米11Ultra,没有对这款手机给出明确的回应。

(图源:网络)

可以明确的是,小米11应该是遇到了一个大的技术难题,因为这个可以给每个小米1用户发1999元红包的人,太明白建立用户信心的不易,特别是在当下这个市场巨变、高端转型的关键点上。

写在最后

当年,雷军创立小米的时候,有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,想用互联网的方式做手机,通过软件、硬件和互联网融合的“铁人三项”独辟蹊径,于是他挖来了互联网最强的谷歌下面的工程师。

现在,雷军达到了他的目标,手机销量达到了第二,在多个国家拿下第一的市场份额,有了MIUI、IoT设备、小米商城,成了性价比的代名词。

未来,小米的市场扩张依然可期,在东南亚和亚非拉市场依然拥有很多的想象空间。但小米手机的盈利问题现在却凸显出来。

2020年,小米智能手机的收入贡献率达到61.8%,但毛利率只有8.7%,低于行业水平。

3年前,小米手机开始了高端之路,但市场一直不被看好,直到华为在2019年遭受制裁的节点上,小米的股价开始翻倍上涨,但在去年末,小米股价又受到波动,从最高35港元降到如今的26港元,彼时,荣耀恰好剥离华为,中兴推出屏下摄像头。

在雷军演讲结束后的第二天,小米股价下降2.19%,市场在担心什么,并不明晰,但是清楚的是,小米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全球第一。



参考消息:

1. 机智玩机机:小米MIX4还未发布,中兴官方就来泼冷水:超前技术并不成熟

2. 腾讯科技:2021雷军演讲全文:过去十年,最艰难的选择

3. 第一财经:雷军立誓三年冲击世界第一 未回应小米11质量问题

4. DT科技咖:仅三个月,荣耀份额恢复全国前三,周份额达14.6%

主营产品:风机,工业空调